在贏得人生的重要戰役之前,金潭小朋友先學會怎麼輸,怎麼能不錯過生命的風景

 DSC_0317.JPG  

 

 

在美東時間的昨天下午,代表美國組的加州少棒隊打敗日本,拿到威廉波特少棒賽冠軍

時間往回推一個月,我想到我第一次拜訪金潭少棒的經歷

 

聽很多同業說過,這間學校很難找,但沒想到真的這麼難

在九彎十八 拐後,一個小巷裡,看到一個破破爛爛的指標,一轉進去,是一個只能容納一台汽車寬度的更小巷子,終於看到「大門」

打給金潭的許忠信校長,他急急忙忙跑出來跳上我的車,告訴我,要從另外一個門開進去

 

金潭共有3個校門,除了我剛剛說的,很狹窄的大門之外,後門因為與軍營相通因此慘遭封閉,要進去,只能從棒球場邊,不像側門的側門

那天是高雄市政府來授旗出征,某位市府高官因為駕駛找不到路進來,氣得大發雷霆,忙著狂電校長

我覺得好笑的是,這位高官連自己轄內學校的校門在哪都找不到,還有臉生氣

好,這都不重要

我要講的是,這個學校跟我們想的小學不一樣,地處偏僻、資源少、學生家庭環境普遍不佳

金潭的球員,有大半來自單親家庭,平常連生活都成問題,更不要談要有什麼娛樂

 

那天我第一次見到徐宏根教練,跟在TVBS「一步一腳印」裡看到的印象差不多

黝黑、高壯,帶點江湖味,老實說,第一眼見到我有點怕他

 

一星期後,我們在威廉波特再見面,我卻發現,在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下,卻有著一個少棒教練最應該有的特質

 在關島拿到亞洲代表權後,他不是讓球員們沒日沒夜的練球,而是讓他們獲得最多的休息

「這段時間,我們就是把體能保持住,每天練一點維持球感,小孩子又不是機器。」徐宏根這麼說

他還告訴我,在關島他沒想著怎麼贏球,他想的是讓小球員看看海豚、玩玩水,為什麼?他反問我:「他們能出來玩的機會能有幾次?」

從來下過鹹水的小朋友,一跳進到海裡就驚恐地問他:「教練,海水怎麼這麼鹹?」

小孩子還是小孩子,隨後知道沒有危險,就玩開了,管他海水多鹹,世界多大

徐宏根講到這段趣事,臉上的光彩,比講到拿到亞太區冠軍時,還燦爛得多

 

威廉波特開幕戰,我們敗給原本評估實力在我們之下的墨西哥

賽後我試著跟小朋友聊天,他們每個人都只給我無奈又不甘心的眼神,一句話都吐不出來

很明顯的,他們被場面嚇到了,上萬人觀戰的陣仗,不是一時能夠適應的

如果換做別的少棒隊,那天晚上一定全隊練揮棒、甩毛巾,隔天再來個特訓

但徐宏根唯一做的,卻是帶他們出去走一走,他的理由是:「這麼緊張,再多練也沒有意義,還不如去透透氣。」

 

到威廉波特,少不了僑界的盛情款待,但徐宏根卻有堅持,如果有拜會、交際行程,不要佔用到小朋友們的時間

「我拜託校長,盡量把時間留給孩子們,他們一輩子也許只會來一次這裡,應該多讓他們出去走走看看才對。」

他回憶起自己小時候去韓國比賽:「我到了那裡,只知道比賽,卻不了解我去的地方,他們過什麼樣的生活、吃什麼、做什麼,我都不知道。」

出國比賽是最好的機會教育,徐宏根很清楚,所以他鼓勵這群住在山裡的小子走出去,認識這片土地,認識從世界各個角落來的小朋友

游泳、打乒乓球、玩魔術方塊,教國外小朋友一句「你好」,用英文跟外國人問好,都讓他們開心上半天

比起來,他們覺得這比關島的海豚還酷

 

第三戰,他們輸給加拿大

哭紅雙眼的隔天,他們沒有再哭喪著臉,選手村裡的游泳池,又看到小朋友們的身影,繼續展現在關島磨練好的泳技

前陣子聽好幾個職棒教練說:「就算打少棒還是要贏啊,不贏小朋友怎麼會有興趣?」

但我想到的是,如果是為了贏而產生興趣,那在人生路上,要怎麼學著輸

想著怎麼贏下一場比賽,卻犧牲贏得寶貴生活經驗的機會,那算不算是一種輸

 

金潭的小朋友們,用很慘烈的方式輸了比賽,但我想他們不會因為這樣而放棄棒球

今天,他們看到了天外有天

十幾年後,他們腦海的這段回憶,除了兩場敗仗,還有很多

威廉波特的風景,各色人種小朋友的笑臉,還有很多很多的歡樂,都留在這個夏天裡

 

12歲,在這個年紀,我們還在打電動、吹冷氣

他們沒有多餘的娛樂跟生活物質,一個個在球場上曬成黑炭,住在學校,吃大鍋飯

謝謝徐宏根教練,把輸贏壓力與「台灣人的期待」扛在自己肩上

讓小朋友可以很認真的只當小朋友

至少在這個暑假,讓他們成為台灣最幸福的孩子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史艾默 的頭像
史艾默

Lone Island

史艾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6) 人氣()